skidelsky143_Yu Haiyang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_automation Yu Haiyang/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

自动化的经济后果

伦敦—英国脱欧占领了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新闻标题,但自动化的长征还在悄然继续。大部分经济学家对这一趋势青眼有加:科技,他们说,可能在短期内破坏就业,但在长期,它们能够创造新的更好的就业。

就业的破坏是显然而直接的:企业将传送带、超市结账处或送货系统自动化,留十分之一的人手作为监督者,然后解雇其他员工。但随后发生什么就没那么显而易见了。

标准的经济学意见是,受自动化影响的工人最初会丢掉他们的工作,但整体人口随后能得到补偿,比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Christopher Pissarides)和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雅克·布欣(Jacques Bughin指出,源自自动化的生产率的提高“意味着更快的经济增长,更多的消费支出,更高的劳动力需求和更大规模的就业创造。”

但这一补偿理论过于抽象。首先,我们需要区分“劳动力节约型”和“劳动力扩张型”创新。产品创新,如汽车或移动电话的引入,属于劳动力扩张型。相反,流程创新,或改进的生产方法的引入,属于劳动力节约型,因为企业能够以更少的工人生产同样数量的现有产品或服务。

诚然,产品创新所产生的新就业可能被“替代效应”所抵消,因为新产品导致生产旧产品所雇用的劳动力过剩。但最大的挑战来自流程创新,因为它们只取代就业而不会创造新就业。在流程创新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只有补偿机制有助于阻止失业增加,或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所谓的“冗余”人口。

有多种补偿机制。首先,利润的增加会带来对新科技的进一步的投资,从而产生新产品。此外,企业间的竞争会带来价格总体下降,增加产品需求进而增加劳动力需求。最后,最初的科技性失业所造成的工资下降将提高劳动力需求,诱导回归劳动力密集型生产方式的回归,吸收冗余工人。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这些补偿机制起作用的速度取决于资本和劳动力在岗位和地区间流动的便利性。劳动力节约型技术的引入将导致价格下降,但也会降低沦为冗余的工人的补偿。于是问题变成了哪种效应来得更快。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认为,因失业导致的商品需求的下降速度更快,因此将压倒自动化带来的价格下降效应。这将进一步增加失业,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

此外,即使这些就业损失只是短期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系列劳动力节约型创新的累积效应也有可能导致长期失业。此外,有效的价格调整机制意味着竞争总体上是普遍的。但在寡头市场上,企业可以利用成本的节约来提高利润,而不是降低价格。

这些考虑支持一个当代观点:自动化的好处是长期的,而在“过渡期”会出现“冗余”加剧。但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最新报告坦承,这个过渡期可能持续十数年,此时,工人对于这些补偿理论持怀疑态度也就不足为奇了。

马克思指出,根本不存在这种补偿过程,不管是在短期还是长期。因此,他认为工人没有好结局——至少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没有。

马克思说,补偿迫使个体企业尽可能利用利润投资于劳动力节约型,也就是能够降低成本的机器。但机械化的提高并不会让作为一个阶级的资本家获益。诚然,先行者可可以通过“凭借平均成本曲线的下降”而赢得暂时的优势,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在其《经济分析史》(History of Economic Analysis)中写道,并在此过程中消灭弱势企业。但接着,竞争将让新科技扩散,迅速抹除一切暂时性的超额利润。

马克思认为,恢复利润率需要日益大量的“失业储备军”。因此,他写道,机械化“把工人扔到人行道上”。对马克思而言,失业本质上是一个技术问题。尽管储备军在高度繁荣爆发期间被暂时吸收进了劳动力,但其一直存在,导致长期不断加剧的贫困化。

因此,马克思认为,长期事件链与正统观点恰恰相反:机械化在短期带来火热的繁荣,但要付出长期萧条的代价。

科技变迁的分配效应一直是经济学家间的一个热议话题。在1932年的著作《工资理论》(The Theory of Wages)中,约翰·希克斯(John Hicks)提出了诱导创新的观点。他指出,工资的提高威胁到利润率,将推动企业节省使用劳动力,因为这种生产要素现在变得相对昂贵了。因此,经济的自动化不仅仅是计算机(按照摩尔定律)变得更强大得结果,还要取决于劳动力和资本的相对成本得变化。

这些观点在技术上相当复杂。但经济理论显然无法为科技进步对就业的长期影响这一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我们所能得出的最佳结论是,影响将取决于产品和流程创新之间的平衡,以及需求状态、市场竞争程度以及资本和劳动力之间的实力平衡等因素。

这些都是政府能够干预的重要领域。即使传统上自动化在长期能够带来好处,决策者也不应该忽视其短期破坏效应。毕竟,历史恐怖都发生在短期。

https://prosyn.org/pDUeyC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