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60_risto arnaudov_getty images_truck trade Risto Arnaudov/Getty Images

捍卫贸易

发自芝加哥—在迈向上个十年末段的过程中,全球化——也就是不断降低跨境货物,服务,投资和信息流动壁垒的进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许多国家的民粹主义政治家纷纷指责其他国家犯有各种经济失误并推动重签贸易协定。虽然几十年来发展中国家就一直表示管理国际贸易的规则极不公平,但如今为何那些当初构建了大多数规则的发达国家也提出了类似的投诉呢?

对此一个简单但不充分的解释是“竞争”。在1960~70年代,工业化国家致力于为其产品开拓国外市场并据此制定规则。然而从那时起潮流出现了逆转,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在商品生产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按照旧规则,发达国家必须向如今生产能力更佳的各地生产商开放市场。

对于一个愤世嫉俗的观察家来说,发达国家眼下努力重写规则,目的似乎并非想要实现公平竞争,而是在遏制竞争。新兴市场生产商具备竞争力的原因之一在于其劳工工资较低(通常也是因为这些工人的生产率较低)。因此,《美国-墨西哥-加拿大三方协议》(也就是重新谈判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限制墨西哥的优势,要求在2023年时40-45%的汽车零部件必须由每小时收入至少16美元的工人制造。协议还要求采取各种劳动保护措施,包括在美国检查员监督下强化墨西哥工人的工会代表性。而这一份由富有同情心的美国谈判代表为墨西哥工人争取来的好协议也可以被视为美国为限制墨西哥制造业就业而做出的努力。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v1TKUI8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