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gstrom3_JONATHAN NACKSTRANDAFP via Getty Images_swedencoronavirus Jonathan Nackstrand/AFP via Getty Images

“瑞典抗疫模式”的残酷真相

斯德哥尔摩—瑞典拒绝全国居家隔离的决定,是否提供了一种在保持开放社会的基础上抗击新冠病毒的独特方式?该国对冠状病毒非传统的应对方式在国内很受欢迎,在国外的一些地区也赢得了赞誉。但它也造成了世界上最高的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率,超过了美国。

在斯德哥尔摩,酒吧和餐馆里挤满了在漫长而黑暗的冬天后享受春天阳光的人们;学校和健身房都也开放着。瑞典官员提供了公共卫生建议,但几乎没有惩罚措施,也没有官方指南建议人们戴口罩。

在疫情初期,政府和大多数评论员都自豪地接受了这种“瑞典模式”,声称它是建立在瑞典人对机构和彼此的高度“信任”之上的。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Stefan Löfven)特别呼吁瑞典人自律,希望他们能在不需要当局命令的情况下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N5RQ1G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