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14_Mario TamaGetty Images_afghanistanschool Mario Tama/Getty Images

西方在阿富汗的失败不言而喻

芝加哥—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那些被美国及其盟友所抛弃者的混乱、痛苦和普遍的悲伤已经招来了强烈的批评。20年战争、数万人的生命以及高达2万亿美元的投入都不足以重建一个新的阿富汗似乎令人感到难以置信。

许多人已经指出了与西方崩溃有关的罪魁祸首。但许多人却不情愿触及到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缺乏共同的阿富汗民族认同感以及由美国领导的联盟对培养民族认同感所抱有的疑虑。

一定程度的普遍民族认同感是保障国家正常运转的必须。通常按照宗教、种族或语言界限来划分这种民族认同感,而上述界限有时恰恰明确为了国家建设的目标而创立。例如,在19世纪,普鲁士人创造了日耳曼民族的民族认同感,并将其推广到他们不断扩大的疆域。新德语虽与古老的高地德语相关,但在普鲁士人试图建立一个新的德意志民族之前却并不真正存在新德语。18和19世纪法国意大利的国家建设分别也遵循了类似的路线方针。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gRTbAS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