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chlin36_KIRILL KUDRYAVTSEVAFP via Getty Images_ecb KIRILL KUDRYAVTSEV/AFP via Getty Images)

气候变化时代的通胀目标

伦敦—4月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索邦大学(Sorbonne)发表演讲时说,欧洲领导人应该考虑扩大欧洲央行职责范围,纳入脱碳目标。他的提议应者廖廖;对许多人来说,这过于激进,不值一论。但它根本算不上激进,无视它就等于错失了一个重大的机会。

欧洲央行的价格稳定任务,就像它的独立性一样,一直被认为是“不可触碰的”。但是,追求价格稳定并非凭空而来。为欧洲货币联盟建立法律框架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承认了这一点。该条约规定欧洲央行的首要目标必须是维持价格稳定,但也规定在不损害这一目标的情况下,欧洲央行应支持欧盟的总体经济政策,“着眼于促进”欧盟的目标。

这一直被解释为一种分层次的使命:价格稳定是第一位的,但其他目标——如就业和金融稳定——也应该追求。因此,当欧洲央行在其 2021  年战略评估中建议将“气候变化考虑”纳入其政策框架时,个中含义便是气候次于价格稳定。

但是,当欧洲央行的目标发生冲突时会发生什么?毕竟,追求价格稳定可能涉及权衡取舍。然而,欧洲央行目前还没有既定的货币政策制定程序,在寻求价格稳定与欧盟的其他优先事项发生冲突时使用。马克龙的挑衅性提议应该会迫使欧洲领导人考虑这一空缺——从计划于明年举行的下一次欧洲央行战略评估开始

欧洲央行并不孤单。纯粹的以通胀为目标的央行(如英格兰银行或北欧国家央行)和美联储(具有双重使命)面临着相同类型的权衡。这些央行在中期追求通胀目标,但允许在短期内出现一些分歧,正是为了避免或降低过渡成本,例如失业或产出损失。正如英国央行前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曾经说过的那样,“咬定通胀目标不是眼中只有通胀”。

但是,与欧洲央行一样,这些央行可能需要采取更细致、更灵活的方法。具体而言,当通胀迅速回到目标水平可能造成巨大的成本时——例如就业、金融稳定和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延长央行的行动时界可能是明智的。为此,必须制定将成本与时界挂钩的正式标准。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对气候转型进行核算并非易事。考虑监管限制对化石燃料技术使用的影响,后者净零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些就像供应链中断或地缘政治冲击引起的供应限制一样,使供应曲线向左移动并使其更加陡峭。

在这种情况下,需求的变化可能导致价格波动,以通胀为目标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对就业产生不利影响。无论如何,如果通胀是由供给侧因素引起的,货币政策的影响将比较有限,因此必须使用其他工具来缓解限制。

尽管主流宏观经济模型假设货币政策不会影响潜在产出,但 经验证据表明 ,大幅加息可能会减少对被认为风险较高的行业的投资,即使从长远来看,这些部门的生产率可能更高。在我们的例子中,也许最重要的便是对绿色技术研发的投资,这需要大量的前期投资。因此,货币政策制定者必须确保实现通胀目标的努力不会阻碍此类投资。

可以使用金融和财政工具鼓励对绿色技术的投资,但它对金融条件仍然很敏感。因此,如果各国央行为了在短期内控制通胀而收紧这些条件,那么从长远来看,可能会破坏生产率和可持续性,甚至助长通胀。毕竟,一个生产率低、更容易受到供应限制和气候风险影响的经济体,将更容易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当然,推迟抗通胀干预也是有代价的。必须取得适当的平衡。

这绝不是学院派经济学家之间讨论的深奥话题,而是央行在未来几十年别无选择,只能面对的严峻现实挑战。由于绿色转型涉及生产的再平衡,使其远离“肮脏”工艺,因此可能形成暂时的通胀压力。各国央行必须确保其应对措施不会加剧破坏并增加产出成本。

认识到这一点,一些央行已经将灵活性纳入其任务处理方式。但现在,他们必须通过设计一个透明的、基于研究的框架来管理通货膨胀和其他目标的成本和收益,从而实现这种灵活性。马克龙的建议应该启动这一 进程。

https://prosyn.org/0JeP3l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