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uss53_MELINA MARA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bidenpelosiharris Melina Mara/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拜登式美国优先政策

斯坦福—如果美国的盟友为拜登总统在4月28日国会演讲中所发表的有关外交政策言论而感到担忧,他们完全有这个权利。尽管拜登的国内经济议程最大限度地避免了特朗普色彩——对富人增税并大幅拓展社会安全网——但他所提出的外交政策却与其洛可可式前任的“美国优先”原则并没有太大区别。

正如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最近所指出的那样,“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外交政策连续性比第一眼看到的要多…特朗普主义依然是清晰可见的。”因此,拜登的演讲是某种奇怪的混合:富兰克林·D·罗斯福的新政夹杂着某些特朗普民族主义的强烈特色。

拜登在制定外交政策时将重点完全放在中国和美国,就好像欧洲根本不存在,而且不需要欧洲人的积极参与,美国就可以赢得这场竞争。当然,这在欧洲人听来与特朗普式的蔑视似乎有些过于接近了。没有欧洲盟国的合作美国根本不可能赢得冷战,而且,没有欧洲的合作,美国也不可能在竞争力上超越中国。就在拜登上台前,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以一种非常温柔的方式证明了这一点,她敦促欧盟快速推进签署欧中全面投资协议。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and receive unfettered access to all conte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Unlock additional commentaries for FREE by registering.

Register

https://prosyn.org/rvf0Rs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