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robot Anton Novoderezhkin\TASS via Getty Images

通往奴役的AI之路?

伦敦—来自全球的调查表明,人们想要安全的工作。与此同时,他们也一直梦想有安逸的生活。“机器人的崛起”让这些趋势之间的冲突变得清晰可辨。

对自动化可能造成的近期未来就业损失的估算在9%到47%之间,就业本身也变得更加飘摇。但自动化也意味着摆脱大部分强制工作,让亚里士多德的惊世骇俗的预言——有朝一日,所有必要的工作都将由“机械奴隶”完成——更加接近现实。因此,我们再一次面临着老生常谈的问题:机器是人类的威胁,还是解放人类的手段?

理论上,其中不必存在矛盾。将部分人类劳动自动化应该能够让人们工作更少而赚钱更多,一如工业革命以来的趋势。虽然世界人口增长了七倍,但因为机器强化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工作时长下降,真实收入上升。在发达国家,生产率——每小时产出——是1831年的25 倍。世界逐渐变得更加富有,而创造这些财富所需要的人类工作时长有所减少。

为什么这一良性过程无法持续?隐患在于何处?大部分经济学家说这是个假想的问题。人类就像是象棋初学者,只看得到第一步,而看不到它的后果。第一步是某些行业的工人被机器所取代,正如十九世纪因为动力织机而失去工作的卢德派纺织工人。用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的冷言相向,他们已是“累赘”。

但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服装价格下跌,因为能同时生产出来的衣服变多了。因此人们能够买到更加便宜的衣服,和更多种类的服装,以及他们从前负担不起的其他东西。就业被创造出来

注意,在乐观情形中,不需要工会、最低工资、就业保护或再分配机制等来提高工人的真实(经通胀调整的)收入。工资上涨是商品成本下跌的自动结果。如果不存在因工作竞争加剧而造成的货币工资下降压力,技术创新的自动效应是提高生活水平。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这便是弗雷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用来反驳一切政府或央行试图稳定物价水平的做法的观点。在任何一个技术进步的经济中,除了少数利基市场,物价应该呈下跌趋势。商人不需要低通胀扩大生产。他们只需要能够卖得更多的前景。商品的“贵”是技术停滞的信号。

但我们的象棋新手提出了两个重要问题:“如果自动化不是限于某个行业,而是蔓延到其他行业,岂不是越来越多的岗位成为累赘?保住工作的竞争加剧会不会导致工资下降,抵消甚至逆转来自廉价的好处?”

经济学家回答说,人类不会被取代,只能被补充。自动系统,不管是不是机器人形式,只能强化而不能毁灭人类工作的价值,正如一个人加上一台出色的电脑仍然能够在棋盘上战胜最优秀的电脑。当然,人类必须“升级技能”。这需要时间,也需要连续不断地进行。但一旦升级技能准备就绪,就没有理由认为会发生就业损失。而由于工作岗位的价值将得到强化,真实收入也将继续上升。人类不应该恐惧机器,而应该放松并享受光荣未来。

此外,经济学家还会说,机器无法取代许多要求人际联系、身体灵活性,或非常规决策的岗位,至少在短时间内不能。因此,所有未来工作模式都永远会有人类的一席之地。

先把与这一人类工作全面转向所涉及到的可怕成本摆在一边。问题是哪些行业的哪些岗位风险最大。据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大卫·奥托尔(David Autor),自动化将取代比较常规的岗位,而补充高技能非常规岗位。低技能岗位所受到的影响相对微不足道,但中等技能岗位将逐渐消失,而高技能岗位的需求将增加。LSE经济学家马尔腾·古斯(Maarten Goos)和艾伦·曼宁(Alan Manning)所谓的 “可爱的工作”都在顶部,“糟糕的工作”都在底部。技术前沿停留在只能由人类完成的工作之处。

但奥托尔所提出的未来模式有一个破坏性的反乌托邦影响。很容看到,可爱的人类工作会留下来,甚至变得更加珍贵。出类拔萃的才华永远要求溢价。但糟糕的工作一定就限于那些技能要求最低的工作吗?日益成为累赘的人,需要多久才能充分升级技能,以补充不断改进的机器?在他们技能升级之前,会不会令糟糕的工作竞争加剧?需要牺牲多少代人来实现自动化的憧憬?科幻小说抢在经济分析之前就想象了一个一小撮富裕的食利阶层享受由最低薪酬的大多数所提供的几乎无限量服务的未来。

乐观者说,与往常一样,放手让市场形成一个新的超优(superior)均衡。悲观者说:除非采取集体行动控制创新的节奏和类型,否则将召唤出新的奴役。但是,尽管采取政策干预引导自动化向有利于人类的方向发展的必要性毋庸置疑,但真正的隐患是哲学和伦理学的漠视。“一个社会是颓废的,”捷克哲学家詹·帕托卡(Jan Patočka)写道,如果它的运行方式鼓励颓废生活,即沉溺于非人类性质的生活。

机器人的崛起威胁到的不是人类的工作岗位,而是人性本身。

https://prosyn.org/X2eNUR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