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sawyerr1_ CARL DE SOUZAAFP via Getty Images_freetown Carl de Souza/AFP via Getty Images

赋能健康、有弹性的家乡

弗里敦—随着在格拉斯哥召开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COP26)的闭幕,将言辞转化为行动的挑战随之开始了。但在世界各国的首都,行政和政治障碍正在阻碍政府以形势所需的急迫来应对气候危机变化。

我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了解到这一状况。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当地领袖正试图以帮助社区变得更健康、且更具弹性的方式来应对气候变化,但国家层面的官僚主义却令问题变得复杂。

弗里敦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所占的份额不大,但这座城市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来减少其碳足迹,尤其考虑到气候变化会对居民健康造成影响。建设健康城市是弗里敦改造计划的四大关键领域之一,当地议会于2019年启动了这项旨在让城市做好准备面对挑战的改造计划。

部分因为来自塞拉利昂其他地区的气候移民涌入,近年来,弗里敦的人口有所增加。由于不断变化的天气模式导致通过自给农业谋生变得更加困难,于是,农村居民纷纷涌向首都。许多新移民迁移到沿海或坐落在围绕城市群山之中的非正式定居点。定居点增加导致森林砍伐,进而又导致旱季气温升高及雨季洪灾和泥石流风险增加。

极端高温导致弗里敦本已很差的空气质量进一步恶化,同时导致居民呼吸道疾病高发。极端高温还导致水资源短缺,从而导致健康风险进一步加大。

为应对上述挑战,弗里敦在非洲城市中率先设置了首席高温官这一职务。担任上述新职务的尤吉尼亚·卡波将负责搜集高温及住宅领域的相关数据,卡波此前曾就职于市长配送办公室,是具有处理气候相关问题经验的。而后,她将利用这些数据来制定缓和极端高温对社会影响的政策,并提出建议,为缓和越来越严重的高温威胁而升级弗里敦的非正式定居点。例如,非正式住宅中的大量建筑结构均由容易吸热的瓦楞铁皮制成。找到经济实惠的替代建筑材料也是卡波的一项任务。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鉴于非正规住宅区洪水频发,上述材料还必须能够承受湍急的水流。克鲁湾(Kroo Bay)是弗里敦规模最大的沿海定居点之一,自2008年来几乎每年被淹。洪水不仅淹没财产;还导致居民面临霍乱等水灾传播疾病的更严重风险。2012年,一次霍乱爆发感染了超过25,000人,并导致400多人因此而丧生。

现在正在努力改善和扩大城市周边热点区域的排水系统,以减少水患危险。升级卫生设施同样是减少霍乱爆发的一个因素,而且在固体废物处理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但现有的垃圾场已经满负荷运行,而目前尚未与塞拉利昂中央政府达成协议指定新的土地作为垃圾场。

就像弗里敦的诸多挑战一样,极端高温和洪灾所造成的问题有许多助推因素。除气候变化外,糟糕的城市规划、低水平机构间协调以及资金短缺都起到了一定作用。

建设健康、有弹性的城市需要良好的城市规划,尤其是对气候因素敏感的城市规划。但虽然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城市在制定和执行此类规划时却往往被迫面对许多难以克服且不必要的阻碍因素。例如,塞拉利昂于2004年通过了地方政府法,授权市议会制定和执行市政当局规划,但中央政府各部仍控制着重要的城市管理职能,如土地使用规划、区域划分和建筑许可证发放。结果导致相关过程缓慢且效率低下,从而导致地方领导人和城市规划人员能进行有意义改革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在弗里敦这样的城市,将政治放在一边才能有效地缓和并适应气候变化。保护居民免受全球变暖侵害——如极端高温、大雨和疾病风险增加——需要各级政府官员共同努力制定和实施创造性的解决计划。否则,虽然我们的民众几乎从未参与制造气候危机,但却仍将继续遭受这场危机最重大的影响。

https://prosyn.org/LE6xXv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