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mfitzgerald2_Artur Widak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abortionposterprochoice Artur Widak/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欧洲必须对美国支持的“危机怀孕中心”采取行动

伦敦——在欧洲,如果你去一家公立医院寻求医疗建议,你当然希望得到基于科学的准确信息。你希望由受过专业培训的认证人员来为你提供服务。你同样期待大学、学校、妇女庇护所或其他政府管理设施也能提供类似的服务。

事实未必如此。在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全球新闻网站开放民主披露了世界各地的危机怀孕中心(CPCs)是如何提供超大规模的“虚假信息和操纵”妇女和少女。

在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政府关系密切的强势美国活动家支持下,这些中心往往看似医疗诊所,其中不少声称为怀孕女性提供不带偏见的医疗“建议”。事实上,工作人员的目的是劝阻女性合法堕胎,并在某些情况下,阻止她们获得避孕服务。

在首次进行的此类调查中,开放民主网站详细描述了总部设在美国的两家颇具影响力的反堕胎机构心跳国际和人类生命国际的全球支出、网络和活动。这两家机构自2007年来总共在世界各地耗资1,300亿美元,已经为全球数百家机构提供资金和培训服务。

我们派出了卧底记者,假扮成脆弱的孕妇,进入到全球18个国家与心跳国际相关的危机怀孕中心寻求服务。她们在这些中心不断收到误导性的虚假信息。堕胎会增加患癌风险。女性需要得到伴侣的同意才能接受堕胎手术。医院不会治疗医疗并发症。女性将遭受一种被普遍揭露的“后堕胎综合症。”

我们还派出一名记者去接受心跳国际的培训,相关培训在全球范围内在线或面对面进行。我们的记者被教导要鼓励妇女推迟堕胎和紧急避孕。在这些培训中,他们还声称,避孕套不能有效地防止怀孕,并告诉女性堕胎会增加虐待其他儿童的风险,并有可能使伴侣“变成”同性恋。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美国开设了数千家危机怀孕中心。在美国最高法院1973年做出罗伊诉韦德案判决导致全国堕胎合法化后,心跳国际和其他几家组织扩大了20世纪60年代应对国家堕胎法自由化的一种模式。他们的危机怀孕中心在美国 屡遭挑战,因为他们假扮成中立的医疗机构,却向寻求帮助的妇女隐瞒他们反堕胎的宗教议程。但迄今为止,尚无人掌握这些活动的全球规模。

美国宗教保守势力在拉美和非洲的影响力是众所周知的。由于他们所支持的严厉的反堕胎限制,导致妇女因流产而入狱,而且每年都有数千人因接受不安全的堕胎而丧生。在乌干达,我们的记者被告知她在堕胎后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爱上并照顾任何儿童,而且可能很难再次怀孕。在阿根廷,一名称自己处于一段被虐待关系中的记者被告知,“现在你是受害者,但堕胎会使你因为暴力而成为暴力的一部分。”

但上述行动在欧洲的规模令立法者、医生和医疗专家感到震惊。我们仅在意大利就发现了超过400家与心跳国际相关的危机怀孕中心——而且西班牙、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罗马尼亚和乌克兰也发现了数十家之多。在伦巴第一家医院内部的危机怀孕中心里,我们的记者被告知生孩子可以治疗白血病。在西班牙,我们的记者收到书籍和文章,称堕胎会导致精神健康问题、不孕不育和心脏病发作。她还被警告说,堕胎女性虐待子女的可能性比正常人“高出144%”之多。

管理这些中心的机构均曾获心跳国际的资金支持,并且参与过人员培训。他们还得到了公共资金和政治支持:在意大利,这种支持来自极右翼领袖萨尔维尼;而在西班牙,这种支持则来自声音党极右翼势力。

欧洲议会性及生殖权利论坛秘书尼尔·达塔认为令人极为“不安”的是外国团体“蓄意欺骗妇女,企图剥夺她们的合法权利。”他称之为“法治问题。”无论在堕胎问题上抱有何种立场,任何决策者均不应在“本国法律被通过造谣、情绪操纵和专门针对怀孕妇女的彻头彻尾的欺骗而遭到规避时选择什么都不做。”

我们能做些什么?开放民主记者在造访北美的危机怀孕中心时,没有被告知如此极端的谎言是颇有启发的。在美国,心跳国际做出了“关爱承诺”,承诺女性将永远获得“准确信息,”其中包括在堕胎和避孕方面,并承诺广告和沟通均将“真实、诚实并准确地描述我们所提供的服务。”

尽管心跳国际的许多全球机构显然并未遵守上述规则,但尽管拥有强势言论自由保护,美国的法律压力和严格审查似乎已经产生了一定效果。这意味着欧盟采取进一步行动的空间无疑是存在的。多数欧盟国家销售维他命都需要许可证,但为怀孕妇女提供超声检查服务却不需要是不正常的。我们所调查的所有国家均有法律或法规,禁止虚假或欺骗性商品或服务广告,但我们却未发现有任何证据显示在美国以外,针对这些危机怀孕中心进行过任何法律审查。

在意大利等国,显然需要采取措施促使国家和地方立法者紧急禁止公立医院设立危机怀孕中心,并——必须——为妇女和少女提供基于科学的准确建议、教育和医疗保健服务。意大利此类服务的灾难性缺乏已经导致了一种真空,而这种真空已经巧妙地被宗教保守分子所填补。值得注意的是,我们记者在意大利危机怀孕中心所看到的许多客户都是罗姆人和移民妇女;同样,在西班牙,我们看到的主要是经济困难的拉美移民。

其他国家也已付出了一定的努力。2017年,法国将向妇女提供有关堕胎的虚假信息确定为犯罪,尽管尚未因违反这项法律而起诉任何案件,而且人权组织对上述法律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同年,爱尔兰提出了一项规范辅导人员的全新法律提案,而就在此前,记者发现危机怀孕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妇女堕胎会导致癌症,还有其他一些谎言。但上述立法提案现在已停滞不前。

布鲁塞尔和欧洲各国首都有关如何打击网上虚假新闻和控制技术巨头的力量均有诸多讨论。但虚假信息离线传播的危险性甚至可能更为隐蔽和影响深远。你是会相信脸书上的一则广告,还是在医院或由值得信任的社区人员所告知的信息?

开放民主网站的调查结果很有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心跳国际和人类生命国际都是全球范围内针对脆弱女性和少女的反堕胎福音传道士的组成部分。我们发现的证据表明,从捷克共和国到肯尼亚,还有数百家危机怀孕中心在做同样的事。这种模式成本低廉——往往依赖善意的志愿者——而且非常容易复制。这种做法制造了全球范围内的虚假信息。这样的情况欧洲必须带头加以制止。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s://prosyn.org/soQzwFTzh;
  1. nye201_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xi 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China and America Are Failing the Pandemic Test

    Joseph S. Nye, Jr.

    All national leaders must put their country’s interests first, but the important question is how broadly or narrowly they define those interests. Both China and the US are responding to COVID-19 with an inclination toward short-term, zero-sum approaches, and too little attention to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cooperation.

    0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