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165_Frédéric SoltanCorbis via Getty Images_indiaeducation Frédéric Solta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保护地球和人类的行动取决于增长

发自米兰——随着联合国大会第78届会议和《纽约公约》气候周即将开幕,同时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8)也在迅速临近,世界必须明确经济增长与环境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这两者不仅不是相互排斥的,前者反而是后者的先决条件:经济活力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于气候行动融资和确保公众对气候行动的充分支持都至关重要。

幸运的是这一点现在已得到了广泛理解。今年6月,包括巴西、欧盟、美国、日本和南非在内的一些全球最大型经济体领导人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将减少贫困和保护地球描述为两个“相互聚合的”目标。同样,刚刚在新德里闭幕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发表的宣言也申明“任何国家都不应被迫在消除贫困和保护地球之间做出选择”。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近的研究为这两个目标附加了数据,而结论则令人警醒。首先是保护地球行动的成本。如果要弥补净零投资的缺口就需要在2030年前于低排放技术和基础设施方面累计增加4万亿美元支出,相当于每年全球GDP总额的4%。

满足这些投资需求和实现净零排放转型需要广泛的公众支持和参与。由于那些生活贫困的民众不太可能支持气候行动(特别是当他们觉得自身需求被置于较低优先级的时候),因此必须同时努力提高生活水平。

这不仅仅是让更多家庭越过世界银行的极端贫困线(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为每天2.15美元)的问题。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就必须触达一个更高的标准,即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定义的“赋权线”。

因为各国生活成本不同,赋权线的确切水平也会有所变化,但其含义始终如一:这是一个门槛,那些越过这一门槛的家庭有足够能力去满足所有基本需求,如营养摄入、体面的住房、医疗保健和优质教育——并向实现经济安全努力。没有储蓄能力,家庭就无法建立应对冲击(包括气候变化造成的冲击)的缓冲能力。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在全球范围内约有47亿人并未实现充分经济赋权,其中约40%居住在印度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尽管这一数字或许会随着印度(可能实现的)持续高增长而降低。此外许多似乎已经实现了“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民众仍然缺乏足够缓冲去应对紧急情况和冲击,同时难以负担住房和医疗费用。虽然他们或许不会在形式上被定义为“穷人”,但却无法充分发挥自身潜力并可能陷入贫困。

要在2030年之前消除“赋权差距”,上述这47亿人的累计消费就必须增加37万亿美元,约相当年度GDP的4%(具体数字因地区而异)。再加上弥补净零投资缺口所需的41万亿美元,到2030年我们每年所需的资金约相当于GDP的8%。

这一挑战的规模令人生畏,但却不应导致我们裹足不前。恰恰相反,我们的研究中蕴含着一个应该能激励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好消息:我们估计加速增长、企业主导的创新和技术进步可以让世界在实现各个整合性目标的道路上迈进到中途。

当前的势头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积极保护基线增长不受各类负面因素影响并致力于通过投资技术、新企业和技能发展来提高生产力。相关机会比比皆是:人工智能、金融技术、生物医学、材料科学等领域的创新都有助于提高生产率、实现包容性增长和能源转型。

如果加速增长能创造报酬更高的工作,而雇主又能确保劳动者拥有胜任这些工作的技能,那么全球近2/3的赋权差距就可以消除,20多亿人将跨过赋权线,另有6亿人将摆脱贫困。与此同时,到2030年将有近10万亿美元的低排放支出供私人行为者利用。经济增长加上技术进步可将净零投资差距缩小约40%。

如何缩小这两个差距?在赋能方面的可选方案包括增加对经济适用房、医疗保健和教育的投资,以及直接支持弱势家庭。在净零排放方面,更有力的公共支持和更大胆的政策可以调动更多私人资本,进一步降低低排放技术的成本。总体而言,平均每年相当于全球GDP 2%的社会性承诺——累计20万亿美元——可以在2030年前缩小这两个差距,尽管这些承诺有可能对基线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无论如何,创造性的融资机制至关重要。尤其是多边机构必须为发展中经济体设计新的融资机制——提高这些机构的资本化程度和建立聚拢吸引私人资本的新风险中介平台都将为这一努力提供支持。此外还需要其他创新解决方案,比如将能源价格上涨带来的额外利润用于绿色投资。为此全球金融体系必须找到一些创新方式来为大规模的跨境资金流动提供便利。

要取得进展将是困难的,而代价也是巨大的。但今天对缩小赋权和净零投资差距的投资将带来一个更加繁荣、稳定的世界。或许没什么回报能比这更有价值了。

https://prosyn.org/C7Z7Vq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