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ahmed1_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_imfplants Andrew Caballero-Reynolds/AFP via Getty Images

IMF的气候金融昏招

马尼拉/圣地亚哥—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和气候变化引起的经济动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似乎准备废除全球合作的最佳例子之一。它必须改变方向,否则将追悔莫及。

IMF在8月份进行的6,500 亿美元特别提款权(SDR,其储备资产)分配可谓期盼已久,也受到了广泛欢迎。鉴于IMF的严格规定,从一开始就很明显,绝大多数SDR将流向不需要它们的国家。因此,七国集团领导人承诺将超过 1000 亿美元的拨款重新分配给“最需要……疫情 [支持以] 稳定经济的国家,实现绿色和全球复苏……符合共同发展和气候目标。”

尽管与富裕国家在疫情期间为支持经济所花费的17万亿美元 相比,这些举措只是九牛一毛,但它们仍然意义重大。 10 月份,即分配后仅两个月,二十国集团支持了IMF和世界银行开发和落实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Resilience and Sustainability Trust,RST)的计划,该计划允许富裕国家将份额拨给容易受到经济冲击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由于 RST 可用于解决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因此它将填补国际金融领域的一个重大空白。 IMF宣布将在2022年会议上拿出方案。

但这样就够了吗?

洪水和飓风等极端天气事件会导致脆弱国家金融动荡,因为它们会摧毁资本存量和外汇来源。同样,为了实现气候目标,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将会减少,依赖化石燃料出口的国家将面临财政不确定性。在这两种情况下,溢出效应会对贸易产生负面影响。面临这种情况的国家必须进行经济结构转型。但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无法获得它们所需要的性价比高、灵活性好的融资。

设计良好的 RST 将提高IMF 的资源分配和国家资格标准的适应性。不幸的是,IMF 方法中的五个设计缺陷会使计划中的 RST 对大多数气候脆弱国家无效。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第一个缺陷与资格有关。IMF的计划会根据收入进行区别对待,但气候变化不会。虽然二十国集团明确呼吁SRT要涵盖低收入和气候脆弱的中等收入国家,但 IMF 仍采取了狭义的解释,即中等收入国家只有在未超过某个收入门槛的情况下才有资格。

但传统的收入衡量标准是一个糟糕的确定资格的标准。 IMF 必须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思路,确保资格是基于气候脆弱性。如果在标准中纳入洪水、干旱和飓风等自然气候风险的易发性,或化石燃料出口在外汇收入总额中的份额等经济因素,应该不会引起争议,。

其次,资金的条款和可及性存在问题。发展中国家缺乏财政空间调动国内资源应对经济所需的结构性变革。许多国家也无法以合理的借贷条件获得外部资源。但在IMF的方案中,RST 用户被课以 SDR 利率(目前为 5 个基点,而且还在上升)加上最多 100 个基点的差额。这一利率水平与IMF目前向中等收入国家收取的利率差别不大。更成问题的是获取限额,定在了配额的 100%,或者低于相当于 10 亿美元的 SDR。这些指导方针只能解决最小国家的融资需求。

第三个缺陷是IMF对附加条件的坚持。IMF将 RST 视为现有计划的补充计划。这令人深感不安。根据IMF自己的研究,其现有的贷款便利声名狼藉,因为它们在经济复苏和其他社会成果方面的条件高,绩效低。 RST 应该是一种新的工具,它辨别最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并向它们输送资源。但IMF的计划只是新瓶装旧酒。

[图表 1]

图 1 和图 2 显示,即使在疫情期间,气候脆弱国家也没有申请基金组织的支持,而在此期间,IMF的贷款便利用量最大。 在相同的价格和条件水平变本加厉基本上将让气候韧性急需的融资无法动弹。

[图表 2]

第四个缺陷是,尽管 IMF 现在才刚刚制定气候变化战略,但将是SRT的领导者。多边和区域开发银行也被指定为特别提款权机构,它们在气候政策方面有更长远的眼光和更强大的记录。他们需要成为 RST 治理的一部分。

最后是规模问题。 IMF 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 (Kristalina Georgieva) 表示,RST 将获得约300亿美元首笔资金,然后会扩大到 500 亿美元。虽然不能指望 RST 单独替代解决气候变化影响加剧所需的资金,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资金常设委员会发布的需求评估认为所需资金规模在6万亿美元,而其他估计数还要高得多。在最近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COP26) 上,巴巴多斯总理莫特利​​(该国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之一)提出在 20 年内每年增加 5000 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以资助恢复韧性和可持续性。

IMF 的股东和利益相关者必须重新考虑 RST 的设计。要想获得成功成功,它必须囊括所有气候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无论其收入水平如何。它必须提供不损害成员国债务可持续性的低成本融资,并且不与条件苛刻的已有 IMF 计划挂钩。它必须由开发融资机构的主要利益相关者治理。它必须随着时间的推移适当地扩展。

IMF 必须对其 RST 提议进行必要的调整。如果不能,债权国应避免将其资本化。

本文作者是气候、发展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Task Force on Climate, Development and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任务组成员。

https://prosyn.org/4AWy0s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