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1+ NHAC NGUYENAFP via Getty Images_vietnam wind NHAC NGUYEN/AFP via Getty Images

催化资本是实现东南亚绿色转型的关键

发自新加坡/伦敦——2023年在迪拜举行的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于闭幕时达成了一项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并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增加两倍的里程碑式协议。虽然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我们如何才能确保新兴经济体拥有必要的资源去实现公正的清洁能源转型?

这个问题在东南亚已经变得相当紧迫。在2021年的格拉斯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东盟十国中的八个国家——文莱、柬埔寨、老挝、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泰国和越南——公布了其最新减排计划,面向2030年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去碳化目标并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相对其最初计划提前了十年)。然而过去两年的状况凸显了这些发展中经济体建设绿色基础设施所需的巨额投资。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估算,到2050年之前该集团成员国每年平均需要投资2100亿美元才能达成其气候目标。

目前已经非常明确的一点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集团能够独自实现净零排放,而实现公正的能源转型需要强有力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国际金融公司和国际能源署2023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东南亚国家在2031-2035年前每年需要90亿美元的优惠融资来调动必要的私人资本以实现经济去碳化。

拥有众多岛屿社区和广大沿海区域的东南亚地区是全球最易受气候影响的地区之一。该地区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1990-2020年间翻了一番,体现了经济的快速增长,而能源需求则预计会在2050年增加两倍,凸显了对创新和具有成本效益的技术解决方案的需求。

与此同时,极端天气事件日益频繁、农业减产、卫生条件恶化和旅游业衰退都突显了气候变化对东南亚经济的破坏性影响。亚洲开发银行预计到本世纪末全球变暖可能导致该地区GDP减少11%,而瑞士再保险公司则估计GDP的损失可能高达37%

在认识到采取气候行动的紧迫性后,几个东南亚国家最近宣布与国际组织和投资者建立一系列气候伙伴关系。比如在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印尼国家电力公司就签署了14 项战略协议以加快将可再生能源纳入国家电网、关闭燃煤发电厂并制定工人培训计划。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已经深刻认识到自身气候变化脆弱性的越南已经在采取措施促进公平的气候解决方案。该国于2023年5月批准了新的电力发展计划“PDP8”,目的是提高风能和天然气发电能力并减少对煤炭的依赖。它还加入了“煤炭转型加速器”计划——印尼、马来西亚和几个西方国家会借助该计划分享知识、制定新政策并释放公共和私人融资以促进去煤炭化。

虽然东南亚各国政府都自行批准了许多清洁能源倡议,但一个协调一致的行为手段是确保能源转型公正并刺激经济增长的关键。通过促进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东盟国家可以获得必要的资金和专业知识以降低预期风险,并将那些资本密集型项目转变为可行且可投资的风险性企业。

但东南亚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也需要全球的协调努力。能源相对贫乏的新兴经济体预计将在2050年时占据全球总排放量的75%。为了实现世界气候目标,国际社会必须支持这些国家的去碳化努力。

东南亚的大型企业和国有企业历来是气候融资的主力。但清洁能源转型使东盟国家能够将资金转向中小型企业,以此支持该地区蓬勃发展的创业生态系统,创造绿色就业机会,同时孕育可持续繁荣。

鉴于优惠资本是一种限定性资源(尤其是在为能源转型项目提供资金的时候),建立能够调动早期资本的适当融资结构也就至关重要。幸运的是这种稀缺性为通过利用慈善资本来动员私营部门参与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搭建慈善与投资之间的桥梁将有助于推进那些位处商业可行性边缘的新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发展。

有能力调动私人资本的慈善投资者在推动东南亚能源转型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可以透过混合融资帮助展现新兴技术、企业和项目的可行性。虽说这种方式超出了慈善事业的传统范围,但通过认可和构建各类吸引发展融资的交易,慈善基金可以催化私人资金的流动。

东南亚清洁能源基金II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去年12月全球人类与地球能源联盟向东南亚清洁能源基金二期投资了1000万美元,持有偿付优先级最低的股权并同意承担首批损失。这个承诺投资额达1.27亿美元的基金是首个专门为东南亚清洁能源初创企业提供早期高风险资本的混合投资基金。其创新做法凸显了催化性、风险容忍型融资在推进包容性净零转型中的潜在作用。

缩小气候融资缺口对于实现净零排放和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相对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以内至关重要。麦肯锡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在2030年以前发展中国家必须每年投资约2万亿美元才能实现其气候目标。通过一种激进式合作的投资方式,慈善基金、政府、金融机构和私人投资者可以推动朝向清洁能源的公平和经济可行性过渡——在东南亚以及全世界。

https://prosyn.org/BmEsA89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