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188_MIKHAIL METZEL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_ukraine conflict MIKHAIL METZELSPUTNIKAFP via Getty Images

慕尼黑的味道

普林斯顿—冷战在 30 年前结束。但2007-08 年金融危机后,它不仅卷土重来,而且变异为一场半冷半热的混合战争。美国及其欧洲盟友难以应对俄罗斯袭击乌克兰的威胁,一场热战的幽灵正在逼近。 1938 年对纳粹德国的绥靖已成为一个颇有吸引力的历史类比,因为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冷战的决定性变异的时刻,一场激烈的冲突不可避免。

慕尼黑将永远与那个时刻联系在一起,因为在慕尼黑,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在没有征询捷克和苏联的情况下便将捷克斯洛伐克的大片领土割让给德国。这段历史被反复重温,最近一次出现在克里斯蒂安·施沃乔(Christian Schwochow)的精彩新片《慕尼黑:战争的边缘》(Munich: The Edge of War)中,该片改编自小说家罗伯特·哈里斯(Robert Harris)为恢复英国首相内维尔·张伯伦(Neville Chamberlain)声誉所做的有趣尝试

如今,在经过数周的失败谈判之后,拜登政府提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再一次举行峰会,我们是否因此而正在目睹张伯伦在慕尼黑所作所为重演?

慕尼黑诞生了一句轻率的格言:永远不要绥靖独裁者。 1945年后,这往往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例如,1956 年,英国首相伊登(他于 1938 年辞去外交大臣职务,就在慕尼黑前几个月)错误地将埃及总统纳赛尔视为新希特勒。几十年后,美国总统老布什和小布什也错误地给萨达姆·侯赛因贴上同样的标签。这个类比成为一个灾难性的错误的理由,而这个错误深刻地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

毫无疑问,普京是和平的搅局者,并且他已经实现了许多目标。他破坏了乌克兰的稳定,使其无法成为反对他独裁统治的人的榜样。他离间欧洲和美国,犀利深刻地揭露美国无能力回应俄罗斯的倡议,也突出了欧洲内部的分歧。

过去,对普京威胁乌克兰的显而易见的应对之策将是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实施大规模经济和金融制裁,不仅针对普京及其亲信,也针对整个俄罗斯经济。例如,俄罗斯银行可能被禁止使用国际支付清算系统 SWIF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但俄罗斯系统地建立了储备,降低了金融脆弱性,这意味着在短期内切断 SWIFT可能并不会那么痛苦(尽管从长远来看几乎肯定会造成巨大的困难)。更糟糕的是,将 SWIFT 武器化可能会对美国及其欧洲盟友产生深远而直接的影响。一个明显的风险是,如果债权人突然无法获得偿付,连锁破产可能引发金融崩溃和国际信贷冻结。

这种情况让人想起2008年,而不是1938年。2008年,人们担心相对较小的次级按揭贷款损失会导致了大得多的不确定性——主要金融机构将受何影响。结果是大规模抛售和普遍恐慌。如今,新的因素加剧了不确定性,例如数字货币和支付系统的兴起以及能源交易的武器化。切断欧洲的俄罗斯能源进口真的是一种有效的报复措施吗?一些欧洲国家——尤其是德国——会认为这种制裁对自己的威胁比对俄罗斯的威胁更大。

因此,当前的金融和经济制裁菜单重演了相互保证毁灭(MAD)的冷战逻辑。部署具有系统威胁性的金融和货币工具的能力相当于现代核弹头。 (张伯伦也被类似的逻辑所驱使:一战的恐怖方才过去一代人,他致力于防止进一步升级。)

今天 MAD 等式的俄罗斯方是什么样的?克里姆林宫的战略家当然知道,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公开冲突中可能会损失惨重。俄罗斯入侵将遇到乌克兰的激烈抵抗,导致重大人员伤亡和俄罗斯民众的进一步士气低落。保持控制会很困难。占领军将镇压能够用他们自己的语言与他们交谈的平民。不妨回忆一下,1968年布拉格的第一批苏联士兵因为开始同情捷克人而必须撤离

由于选择有限,双方都陷入了困境。慕尼黑的真正教训是,我们有办法处理下圈套的政治心理。希特勒赢得了慕尼黑之争,因为他在东欧和中欧获得了无与伦比的统治权。但他很快就感到沮丧,因为冲突威胁所提供的机会消失了。正如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大外交》(Diplomacy)中令人信服地证明的那样,希特勒的非理性导致他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在 1939 年发动了战争。

在类似慕尼黑的谈判过程中,热战并非不可避免。诚然,侵略者似乎再次获胜,但仍有许多解读的余地​​。如果普京的目标是暴露西方的弱点,他可以立即宣布取得胜利。但换个角度看,和平甚至民主也在取胜,因为 新MAD 逻辑表明,从不断升级的冲突中可以得到的好处是多么少。

https://prosyn.org/BfSz4S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