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moglu66_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_trump protest Michael M. Santiago/Getty Images

反特朗普主义所缺少的东西

波士顿——对美国而言,这是个独特而又令人不安的时期。两次遭弹劾的前总统现在又面临四项严重罪名的独立指控,却成为两大主要政党之一的事实领导人。唐纳德·特朗普按照自己的形象重塑了共和党,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其财务违法并企图发动政变,但他却几乎肯定将在2024年总统大选中成为共和党的提名人。虽然民主党在本月的数次选举中表现良好,但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在关键战场州领先于美国总统乔·拜登。显而易见,美利坚合众国有些地方已经腐败。

特朗普第2个总统任期对民主所造成的危害远大于其首个任期。特朗普自己的观点和言论表明,他已更为激进,而且,其支持者现在已经从其推翻2020年大选的失败尝试中学到了东西。友好智库正在制定废除美国政府制衡机制的计划,允许特朗普建立起一个警察国家来针对其政治敌人。传统基金会2025计划 旨在“制定新政府上任前180天采取措施的一整套行动手册,目的是为遭受左派毁灭性政策折磨的美国民众提供快速救济。”这项工作的核心将是任命特朗普式干部担任关键职位。

尽管特朗普及其政治体制支持者显然要为当前的可怕事态负责,但未能制定出精准对策的美国左派和基于事实的媒体也同样如此。人们的反应各式各样,从含蓄的正常化(谁能否认主要政党有权选择其提名人?)到针对特朗普支持者的零容忍。尽管美国民主未来岌岌可危,但应对局面的蓝图却根本不存在。

https://prosyn.org/VDOHXnQ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