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htar1_krisanapong detraphiphatGetty Images_moneyplantgrowthsustainability Krisanapong Detraphiphat/Getty Images

债务换气候掉期工具应当出台

发自伊斯兰堡—有一场全球债务危机正在袭来。甚至在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之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已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债务负担发出了警告,指出有一半低收入国家“极有可能或已经陷入债务困境”。随着经济危机不断恶化,这些国家正经历着急剧的产出萎缩,但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救济和经济复苏举措却要求大幅增加支出。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数据,仅在2020年和2021年,发展中国家就必须拿出2.6~3.4万亿美元来偿还其外部公共债务。因此多位市场分析师指出有近40%的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frontier-market)主权外债可能在明年面临违约风险。

更糟糕的是,这一债务危机的应对措施将与全球抗击气候变化,不平等和其他不断升级全球危机的努力产生正面冲突。因此我们需要拿出一个关于如何同时推进多个目标的创造性思维。我们既必须从大流行引发的危机中实现强劲复苏,还应当动员数万亿美元以实现向更具金融稳定性和社会包容性的低碳经济过渡。

在今年4月,二十国集团财长批准了一项允许全球最贫穷国家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时暂缓偿付债务的“暂停债务倡议”。但不幸的是接受这项提议的债务国并不多,因为它们都担心这会影响市场和评级机构对本国的观感。此外私营部门贷款人也大都拒绝提出有意义的债务宽减措施,导致各国政府的努力遭到削弱。

在缺乏新形式流动性支持和重大债务减免的情况下,世界经济也不大可能在不遭遇严重气候危机和社会动荡风险的情况下回到大流行前的增长水平。正如气候科学家所说,如果要实现《巴黎气候协定》中提出的各项目标,那么全球二氧化碳净排放量必须在2030年时下降约45%,到2050年必须下降100%。鉴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已经在在世界各地显现,各国迫切需要扩大对适应和减缓其影响的投资。

可一旦政府陷入了债务危机,这些投资就成了无源之水。偿债压力甚至还可能迫使各国不惜一切代价谋求出口收入,包括削减建设更能适应气候状况的基础设施,加大本国化石燃料使用和资源开采。这一系列事件也将进一步压低大宗商品价格,将各生产国带入一个恶性循环。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Winter_1333x1000

WINTER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鉴于这些担忧,二十国集团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鉴以往危机的相关经验,探索能够随着危机发展而满足其成员国需求的其他工具。”而这样一种工具应该被一个视作“债务换气候”掉期工具。正如在1980和1990年代发展中国家与其债权人实施了“债务换自然”,将债务减免与对重新造林,生物多样性和土著人保护方面的投资挂钩。

现在,应将这一概念扩展到涵盖应对气候变化和不平等现象的以人为本投资上。发展中国家如果想将化石燃料留在地底,对气候适应措施进行充分投资并创造出二十一世纪的新就业岗位就需要获取更多资源,而这种资源的一种来源就是以这类投资为条件的债务减免。

这种政策工具不仅可以使我们走上复苏之路,还可以预防未来因更多化石燃料持有量和环境适应型基础设施成为“套牢资产”时可能出现的债务可持续性问题。此外,可再生能源成本的急剧下降为零碳能源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投资提供了机会,这本身将有助于解决能源匮乏和不可持续增长问题。

一些经济学家估计将世界经济置于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ºC以内所需的轨道上可以为全球创造约1.5亿个就业机会。同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2019年生产差距报告》显示,当前的生产计划将使大气排放量远远超出可持续水平的极限。为了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已探明的化石燃料储量中必须有80%以上被留存在地底。

考虑到这一气候危机的现实,任何涵盖化石燃料开采及相关基础设施这类高风险投资的复苏策略都是愚蠢的。幸运的是,通过债务换气候掉期工具,我们可以积极推动向低碳经济转型的同时稳定大宗商品价格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空间。

毫无疑问,许多国家将需要减免债务以有效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然后以一种具有社会包容性的方式来使其经济免遭气候影响。对于最易遭受气候变化影响国家的许多人来说,筹措用于此类投资的资源才是保命之道。

二十国集团已经呼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发新的工具和战略以在今年秋天的首脑会议上呈交审议。如果有一项雄心勃勃的全球性安排能将债务掉期用于气候行动和社会公平,那么它就是理应被放在议程首位的。

https://prosyn.org/5Tckgd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