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vis120_Wang YingXinhua via Getty Images_un security council Wang YingXinhua via Getty Images

乌克兰悲剧能刺激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吗?

华盛顿特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暴露了国际秩序中的诸多严重弱点。需要解决的一个突出缺陷涉及联合国安理会及其在监督多边体系中的作用。具体而言,同时也突出了我们在布鲁金斯学会的最新报告中强调的一点,乌克兰战争再次表明,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是和平的主要绊脚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之后起草的《联合国宪章》第一章第一条指出,联合国的首要目的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为此,联合国的目标是防止对和平的威胁,镇压侵略行为,和平解决国际争端。 《宪章》第六章和第七章将这一核心使命委托给了安全理事会。

但第 27 条赋予安理会每个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绝对否决权,这从一开始就成为安理会履行职责的主要障碍。这是因为五常几乎总是分裂为相互对立的地缘政治集团,一个集团的成员——通常要么是苏联(现在是它的继承人俄罗斯)集团,要么是美国集团——对许多关键决定上行使否决权。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野蛮闪电战鲜明地提醒人们,当一个或多个 P5成员 的利益与其他成员的利益发生冲突时,安理会是无能为力的。二战后,乐观主义者希望安全威胁会让安理会在一开始实施全面的有约束力的经济制裁,以遏制侵略和鼓励和平解决冲突。

但在当前的乌克兰冲突中,俄罗斯的安理会否决权意味着美国及其盟国只能通过“资源联盟”实施制裁。诚然,众多的国家和以美元为基础的支付系统的域外触达为美国实施的制裁提供了巨大的威力。然而,在乌克兰和其他许多案例中,由安理会强制执行的全球制裁体系能够更加削弱受制裁的经济体。

此外,数字货币的新兴作用及其可能带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变化可能很快会削弱美元的作用,缩减以美国为首的自愿联盟所能实现的目标。在其他案例中,例如2018 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决定重新对伊朗实施严厉经济制裁,美元的域外触达力甚至在美国盟友中也引起了相当大的不满。

FF-Magazine_Promo_Onsite

PS Quarterly: Forsaken Futures is here, and available exclusively to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now to read all the magazine’s content, including exclusive insights from Laura Chinchilla, Mohamed Nasheed, Nicola Sturgeon, Laurence Tubiana, and more.

SUBSCRIBE NOW

最后,尽管面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公然侵略,目前世界大部分地区都在团结在美国领导的民主联盟周围,但不幸的是,我们不能排除未来美国特朗普或类似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会让安理会否决权成为民主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一个问题。

对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范围越来越大,而一个合法性和效力日益下降的安理会仍是当今多边体系的核心,这一事实着实不幸。威胁不仅包括世界在乌克兰目睹的那种常规侵略行为——它可能升级为核战争——还包括新技术带来的其他安全威胁。

例如,国家或非国家行为者可能通过毁灭性的网络攻击或滥用人工智能造成严重破坏。比导致疫情的冠状病毒更致命的合成病毒可能会造成无法形容的伤害,无论是通过生物恐怖袭击还是生物错误发生。气候变化是对全人类的威胁,必须在改革后的安理会的雷达屏上加以关注。所有这些领域都迫切需要严格且具有普遍约束力的法规。

因此,我们主张引入推翻常任理事国否决权的可能性,从根本上改变安理会的运作方式。这可以通过在第 27 条中增加一个条款来实现,允许双重多数——例如,代表至少三分之二的成员国和三分之二的世界人口——推翻否决权。

我们的提议今天将被俄罗斯、可能还有中国——也许还有包括美国在内的五常中的三个民主国家——否决。但绝大多数国家可能会支持它。事实上,现在正是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民主国家提出这样一个变革的理想时机。通过支持它,拜登总统政府可以抓住时机,展示其建立一个更加公平和包容的多边体系的决心。这将发出一个强大且广受欢迎的信息,即美国相信其开明的国家自身利益将符合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一开始,这样的提议不太可能在美国国会获得足够的支持。但每一次危机都蕴含着机遇。上述计划可以在所有关注人类安全的新旧威胁的人中间激发对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改革的支持。

和平危险的日益增加,安全理事会可以在减轻危险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愿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侵略能引发彻底的改变,使安理会更加合法和有效。

https://prosyn.org/WvkRMiqzh